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梦之苑——张丽媛的情感小屋

我是一株百合,不是一棵野草.唯一能证明我是百合的方法,就是绽放出美丽的花朵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有故事的年代(故事连载之七)  

2015-06-07 09:26:38|  分类: 【原创】瑛说生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有故事的年代(故事连载之七)

大姑奶听保姆说老家来了人,不知是谁,急忙起床,从房间里走了出来。叔叔急忙主动的迎了上去,喊了一声:“大姑”就自我介绍说:“我是洪范的弟弟洪凯呀!”大姑奶听他一介绍,很快就明白了,她说:“我知道,我在家的时候还看过你演戏哩。”叔叔听她这么说,心里暗自高兴,这说明了她对我还是有印象的,把我们之间陌生的距离拉近了一步。大姑奶就把叔叔让到屋里坐下。叔叔接着说:“大姑的记性真好,连我们这小辈份的人都没忘记。我这次来是想找俺叔帮我找个工作,来的时候在路上买了一篓桔子给弟弟妹妹们吃吧。”说着叔叔顺便把桔子递给了大姑。说实在的,此时叔叔还没尝过桔子是什么味道。大姑奶接过桔子,客气的说:“你来就来呗,花这个钱干啥哩。”她看了看叔叔又说:“我出来这么多年了,你们这些小孩都长大了,我都不太认得了。关于找工作的事儿,等你叔起了床你再对他说吧,不过,找工作也不容易,上个月桂荣和如春俩个人来了,也是找工作,你叔没给他们找,住了几天就要他们回去了。”叔叔听大姑奶这么一说,心里想,如春和佳荣都是我叔叔的亲侄儿和亲侄女,都要他们回去了,那我找工作的问题就更难办了。想到此,心情又沉重起来。在等志中爷爷的时候,我叔就仔细看了一下他们的住房,房子是青砖房,听大姑奶说是过去有钱人家的老房子,楼上是志中爷爷和雅梅奶奶的卧室,楼下一个大房间是大姑奶住,另一头作客厅用,门外是一个过厅,对面的厢房是齐副市长的家,看起来他们住的并不宽裕。在叔叔边看房子边和大姑奶谈天的时候,志中爷爷和雅梅奶奶下楼了,他们一进屋,大姑奶就把叔叔和他的来意给他们作了简单的介绍。看到志中爷爷和雅梅奶奶,叔叔很紧张,听完大姑奶的介绍,叔叔急忙喊了句叔叔、妽妽。志中爷爷可能看出我叔比较尴尬的样子,态度很和蔼的和我叔说起话来,问他出来一路上遇到什么困难没有,家里的情况怎么样等。雅梅奶奶也很亲切的问这问那。他们都是大干部,没有一点架子,对叔叔这个乡下来的孩子这么亲切,真是出乎叔叔的预料,叔叔看到他们对他像亲人一样,才使绷紧的一颗心开始慢慢的松弛了下来。志中爷爷看叔叔的情绪放松了,就问:“你想做什么工作呀?”叔叔说:“我来的时候,俺哥说他是学电工的,要我学车工。”志中爷爷说:“学车工就要到机械厂,从目前看冶金机械厂规模比较大,但是赣南通用机械厂技术条件好,更有发展前途,我看你还是去通用机械厂好吧。”叔叔满口答应:“好哇。”志中爷爷接着说:“我上了班就跟徐厂长联系一下,联系好了你就去。”吃了早饭,志中爷爷和雅梅奶奶都去上班了,他们的两个儿子也去上学了,还有一个小女儿不到上学的年龄就与比自己小一岁的弟弟在家玩。叔叔完全没有想到志中爷爷为他找工作答应的这么顺利。既然这么顺利,为什么他不给亲侄儿侄女找工作呢?这使叔叔百思不得其解。后来听说志中爷爷的两位堂兄对志中爷爷意见很大,说是志中爷爷给我父亲两兄弟都找了工作,而他们的孩子还是更亲的都不管,人都到了赣州还是让回来了。

由此使我父亲和叔叔内心都充满了对志中爷爷的感激之情。叔叔和大姑奶闲聊中得知雅梅奶奶是当民政局长的。大姑奶还对叔叔说:“你爷(志中爷爷的父亲)来赣州之后,闲不住,非要你叔给他找个事做,你叔没办法说服他,只好让他在赣州公园守门。公园里需要两个栽花的花匠,你爷前几天回老家找花匠去了,顺便把你志义妽和两个孩子带来。”正和大姑奶说着话,志中爷爷下班回来了,他一进门就告诉我叔:“洪凯呀,我已经和徐厂长联系好了,我叫通讯员下午送你去好吗?”叔叔听志中爷爷这么说,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,做梦也没想到这么快就解决了他的工作问题,当时叔叔高兴极了,于是满口答应:“好,好。”吃过午饭,休息了片刻,志中爷爷的通讯员就来了。志中爷爷向我介绍说:“他是小曾,你就同他去吧。”于是叔叔就和志中爷爷、雅梅奶奶、大姑奶告了别,挎着他那简单的行李包跟着小曾走了。出了市政府大门,小曾把叔叔的行李放在他的单车上,扶着单车陪叔叔步行,20多分钟就到了通用机械厂,他把叔叔带到二楼厂长办公室,徐厂长正好在办公室里,小曾喊了一声徐厂长,接着说:“他就是张市长的侄子,请您安排一下吧!”徐厂长抬起头,看了看我叔一下,二话没说就答应:“好吧,你转告张市长,请他放心好了。”小曾对我说:“你就在这里吧,我回去了。”叔叔说:“好吧,谢谢你了!”等小曾走了之后,徐厂长对我叔说:“关于你的工作安排问题,我已经对人事科龚科长讲了,你现在就去楼下人事科找她吧。”叔叔连声答应:“好,好,谢谢你啦,徐厂长。”于是,叔叔到了楼下,找到人事科。办公室里只有一位女同志,叔叔估计她就是龚科长,就叫了一声:“请问你是龚科长吗?你好!我是来报道的。”她很客气的站了起来,招呼叔叔坐下来。看她的表情已经知道叔叔是谁了。她问我叔:“你想学什么工种呀?”听她的口音和雅梅奶奶一样,可能也是东北人。叔叔不假思索的答道:“我就学车工吧。”她接着说:“我看你挺聪明的,你学钳工怎么样?”叔叔那时对机械工种的性质是一窍不通,心想,我哥既然要我学车工,想必车工是更好的工种。于是我叔对她说:“我还是想学车工。”她看到说服不了我叔,也就同意了。她马上就开了一张调令给我叔,并同着我叔一起到了车间里安排工作。就这样,叔叔在赣州通用机械厂当了一名车工,后通用机械厂改名汽体压缩机厂。

到了1960年,我父母一起调到了新余发电厂工作,并结了婚。新余电厂是新建的厂,大部分是原赣州电厂的人,因为是新厂,我父母很快就分到了两小间平房和一小厨房。父亲是位孝子,不忍心让他的父母再在老家受苦,就和我母亲商量把我的爷爷奶奶接到新余来赡养了。后来我姐、我哥还有我就在这两小间平房里诞生了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结局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74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